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西饼店的大师傅和实习女生
西饼店的大师傅和实习女生

西饼店的大师傅和实习女生



「廖师傅,我该怎么谢你呢?」

「廖师傅,你觉得我这么穿围裙好看不?」

「廖师傅,我的酥皮饼成功了!」

周三下午学校只上两节课。媛媛每周三都会到城市广场的「翡冷翠」西点店去打工两小时。

这份工作原先是媛媛表姐的,表姐考上了外地大学,就把这份工作转给了媛媛。「翡冷翠」的老板是姓廖,三十八九岁,身量不高,外表是憨厚的那一类型男人。他曾经在法国和意大利学习西点制作,当过星级酒店的西点厨师长,现在自己出来开店。

小店属于作坊式,前面温馨舒适的卖场摆放着各种面包蛋糕小点心,还有一张桌子几个座位供客人在店里进食;后面就是比卖场更宽敞的点心作坊。店里的每一块点心都是廖师傅和他的徒弟亲手做出来的。

媛媛从初一暑假开始在这里打工,店里不止她一个店员。原先她只负责在最忙的时候协助外面的卖场,招待客人,打扫卫生。后来有空闲的时候,她也会偷偷溜进廖师傅的作坊去看他们劳作。

媛媛第一次从门上的玻璃窗里望进去,是看见廖师傅正汗流浃背地在摔着面团。

他与其他厨师最大的不同就是没什么肚腩,身材还算匀称。随着廖师傅的动作,手臂上的肌肉块块有节奏的绷紧,具有一种力量美。媛媛隔着玻璃,似乎都能闻到廖师傅身上的男人的汗臭味。

媛媛喜欢成熟的男人。那些三四十岁、有一定阅历的男人,连身上的味道都和年轻男孩子不一样。烟草味、剃须水味、汗酸味……这些味道不同于年轻男孩们那种单一的气味,而是带有浓烈的个人色彩。所以她对西点店二十岁左右的小徒弟看也不看,只喜欢欣赏廖师傅的身姿。

廖师傅也挺喜欢这个大眼睛小个子的女学生。他注意到媛媛对西饼店充满了热情,似乎很喜欢学做西点,就在空余时间教她怎么和面揉面,怎么制作简单的面包和糕点。媛媛非常欣喜地跟着廖师傅学,看着廖师傅的一双大手既能把好几斤的面揉得软硬适中,又能做出造型非常精美的点心,人又亲切和蔼,媛媛觉得他真是太棒了。所以一有机会她就跟着廖师傅,常常忘记了准时回家。

又是星期三。这天下着大雨,媛媛到店里的时候「翡冷翠」不像往常这个时间那样人来人往;就连整个城市广场都很冷清。廖师傅给徒弟和店员放了假,自己留下看店,这会儿他正坐在店里翻看国外的糕点制作杂志。

「廖师傅,我来啦!」

「媛媛,今天下雨你也过来啊!」

廖师傅抬头,看到媛媛今天穿的是「ELLE」风格的学生装,青春逼人。

即使因为大雨的缘故从头到脚潮潮的有点狼狈,她的眼睛里依旧闪着活泼的光芒。

「下雨了店里不忙,我正好跟你学做点心呀!」媛媛放下雨伞和书包,甩了甩被雨水打湿的刘海:「那个千层酥皮饼我还没学会呢!」「呵呵,那我们就上后边去吧!」廖师傅站起来关好店门,媛媛高高兴兴地挂出「休息」的牌子。

进入作坊,媛媛看着廖师傅拿出各种工具和材料,不由地说:「廖师傅,你教我做西饼都没有收我学费,我该怎么谢你呢?」「呵呵,用你打工的工资抵怎么样?你白白给我干咯!」「嗯……行啊!」

「哈哈!」廖师傅觉得她真的很单纯可爱,「我跟你开玩笑的。工资你还是照领,学做西饼嘛……就当是额外的福利了!」「师傅你人真好!」

媛媛越来越喜欢廖师傅这个人了。她觉得还是要给人家学费的,不过,得用一种特殊的形式……她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了主意。

「媛媛别站着了,快去换上围裙,咱们要开工了。」「好嘞!廖师傅,我的衣服被雨给打湿了,您有没有干的衣服先借给我穿一下?」

廖师傅没多想就说:「更衣室里有我的一件白色T恤,你要不……」话没说完他就发觉不妥了:怎么能叫个小姑娘穿自己的贴身衣物呢?虽然那件工作用的T恤是洗过晾干的,但上面可能还是会有自己的汗味。也不知道小姑娘有没有洁癖。

一回头,小姑娘已经进了更衣室。想想,廖师傅还是准备走过去告诉她不要换那件了。

刚到更衣室门口,他就和跑出来的媛媛撞了个满怀。廖师傅定睛一看,媛媛满脸惊喜和兴奋的神色,手上抱着一包东西。

「廖师傅,这是你为我准备的吗?」

原来媛媛抱着的,是他前几天在附近的精品店买的一套漂亮的围裙。那店里卖的都是乡村风格的物品,非常符合女孩子的口味。这件围裙是连身式,雪白的底子印着美丽的鸢尾花;上面两条背带和一块方片布料连着下摆围兜,整个裙身镶着紫红色宽大荷叶边,两根紫红色的带子分别用来系在脖子和腰的后面。不仅如此,这条围裙还配着一块长方形的同样款式的小头巾。

廖师傅当时第一眼看到这套围裙的时候,就想起媛媛来。他觉得媛媛穿上这样漂亮的围裙一定非常可爱。所以他掏钱买下了这套围裙。不过回到店里他就给忘记了,一直放在更衣室的柜子里。没想到今天被媛媛自己翻出来了。

「呃……是啊!这条围裙就算是你在这儿的专用围裙吧!」「哇!廖师傅你太好了!」媛媛高兴的简直就要跳起来拥抱他了。「我马上换上给你看!」话音未落,她就闪进了更衣室。

「呃……」

廖师傅想要阻止她的手势停在半空。还没叫她不要穿自己的T恤呢!算了,随她去吧!他笑笑,转身回到料理台旁开始做准备。

「廖师傅,我好了!」

廖师傅闻声转过身……媛媛果然非常适合这套围裙的风格,特别是她的齐耳短发配上那块小头巾,简直就像招贴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廖师傅仔细一瞧,她还是把那件白T恤给换上了。

「好看吗?」媛媛背着双手搓动着膝盖,害羞地问。

「很漂亮,真适合你!」

媛媛笑了,弯弯的眼睛就像月亮。「T恤上面,有师傅的汗味哦!」她冲着有点尴尬的廖师傅再展颜一笑,提起领子嗅了嗅:「真是好闻的味道。」廖师傅连忙转移话题:「来,我们开始揉油面了。」要做千层酥皮饼最关键的就是这个油面,最累的也是这个油面。要把黄油和面粉和均匀,还要一次又一次的把水油面和油面一层层的叠起来再揉。媛媛揉着揉着就香汗淋漓了。

廖师傅看到她额头发梢上都是汗珠,随手就拿起一块毛巾给她擦汗。媛媛抬头冲他感激地笑笑,又投入到面团大战中。

廖师傅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顺着媛媛的侧面打量起来。这小姑娘的身子挺单薄的,脸不大,肩膀和胳膊也都是细细的,却自然而然地散发生机勃勃的活力。她很用劲地在揉面团,被汗水浸湿的后背可以隐约看见蝴蝶翅膀一般的肩胛骨,线条脆弱而美丽。

廖师傅隐约感觉到这后背哪里有点不太对,但还是继续欣赏着美好的少女身姿。沿着肩胛骨的线条往下是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他一边打量一边想:「自己的T恤给她穿果然还是太长太大,短袖变成了中袖,上衣变成了连衣裙,害得人家小姑娘还露着两条白光光的大腿……」

大腿?

廖师傅睁大了双眼,才确定自己没看错:长长的T恤下面的确是两条笔直光洁的白腿……他明明记得媛媛进店的时候是穿着裙子的呀!难道是被自己的T恤给罩住了?

但是……T恤包裹出来的媛媛的臀部线条是那么流畅浑圆,不像是还罩着里面的裙子……

「师傅,面可以了么?」

「啊?可以了可以了!你……现在把它切成小块,盖上纱布稍微的……发一下……」

媛媛应声去做,廖师傅望着她愉快忙碌的背影心里有点慌乱又有点兴奋:她可能没有穿胸衣!怎么会这样?

他承认,自己曾经悄悄的幻想过身边有女孩子会像日本AV女优那样全裸着穿起围裙在自己眼前晃荡。可当他意识到来店里打工的女中学生,此刻很有可能除了围裙和T恤底下什么也没穿,他的心理就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要不要问问她……不,还是自己想办法验证一下比较好……廖师傅完全没了看媛媛做点心的心思,苦思起怎么才能验证媛媛T恤内是否真空。

「咣当!」

媛媛在拿大烤盘时慌慌忙碰翻了一只空面盆。她俯身下去拾……廖师傅心中大叹:天助我也!女学生圆圆的臀部翘起来了。

廖师傅探低身子。她果然只穿了白色的三角内裤!没有裙子!

廖师傅觉得作坊内前所未有的闷热。那边媛媛已经直起身来,可那白色的三角形的布料却在自己眼前挥之不去。廖师傅慢慢走到媛媛的背后,故意把手放在媛媛的两肩上:「你做得很不错!」

媛媛回头对他嫣然一笑;廖师傅就在这笑容中呆住了。令他呆住的不仅仅是媛媛的笑容,更是双手下光滑平整的触感……果然没有胸衣肩带!

「媛媛,你平时在厨房……或者其他什么地方,都喜欢这么穿衣服吗?」「嗯,差不多吧!因为我容易流汗,所以我在家干活的时候能少穿就尽量少穿的。特别是夏天,我在家几乎不穿衣服。」媛媛一边继续手上的活一边回答。

廖师傅觉得头脸发热,要喷鼻血了;他脑子里就两个字:全裸!他强压下冲动继续问:「那你爸妈都不管吗?」

「为什么要管?那是在家里啊!我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再说,我家里只有我和我妈,我妈妈是个很民主很开放的人,她总是鼓励我做我自己呢!」廖师傅没听见别的,就听见「开放」二字了。媛媛真的开放到这种程度?他松开手,后退一步,再次打量起媛媛的背影。这纤柔摇曳的背影好像沁人心脾的花香,越看越美,越看越吸引人。

「师傅,好像可以了,我们是不是该把它们放入烤炉了?」媛媛转过上半身和廖师傅说话,发觉廖师傅并未看着自己的眼睛,而把视线停留在上臂的位置。她低头一看:宽松的围裙侧边,T恤下隐约现出自己美好的乳房弧形。廖师傅眼睛都看直了。

「廖师傅!」

「哦!」廖师傅觉得刚才媛媛那一声娇嗔的呼唤真是酥骨。他连忙把排满了饼胚的烤盘托入烤炉。旁边,媛媛趴在仪表盘上设定了烘烤时间。做好之后,廖师傅看着媛媛揭去额头的汗珠,充满期待地笑道:「只差最后一步了!」她是那么青春洋溢,那么美好。可是在那田园风格的围裙里面,若隐若现的少女曲线又是那么诱人犯罪。廖师傅觉得自己的心底有一股躁动的火苗,随时都有可能把眼前的少女烧毁。

媛媛早已注意到廖师傅的失态,她偷偷笑了笑,故意在厨房里晃来晃去的。

「咦?廖师傅,这些面团是干什么用的啊?」媛媛此时轻轻一跃,坐上了宽敞平坦的料理台,一边荡着两条腿,一边翻开了边上的纱布。纱布下的面团光滑雪白,比一般的面团都好看。

「这是我正在研究的新品,还没成型呢!」廖师傅盯着女孩的白腿回答,心想:「到底是面更白呢,还是你更白呢?」

媛媛小心地捏了一下,然后喃喃自言自语起来:「这面手感好好……不知道是我的身体手感更好呢,还是这面团更好……」廖师傅听见了,只觉得气血上涌。他走到媛媛的近旁,低低的回答她,也回答自己:「让我试试就知道了!」

下一秒,媛媛被推倒在料理台上……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廖师傅盯着媛媛的眼睛,媛媛像一个捉迷藏被抓到的孩子那样笑了。她说:

「廖师傅,这是我准备的『学费』,您现在就要收取么?」「这……」廖师傅犹豫了:媛媛还是个中学生,就算再怎么开放似乎也还不能做那种事吧?就算是她主动勾引在先,作为一个成年人都不能犯罪啊!

看到廖师傅的神情,媛媛以为他不打算继续了,就说:「师傅,如果你不打算要,那我就收回去了……」

「等等!」

送到口边的嫩肉就这样飞了?廖师傅又有点不甘心,狠狠心,问:「你打算付多少『学费』?」

「师傅要多少,媛媛就给多少咯!不过限今天之内一次提取哦!」媛媛狡黠调皮的神情让廖师傅决定冒一回险:「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廖师傅把大手伸进了围裙里面。隔着那件套在媛媛身上的T恤,他轻而易举地揉到了媛媛坚挺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媛媛的奶子不似她的身材那么单薄,比他想象的要大一些,形状圆润,顶上的乳尖摸起来就像两粒红豆。廖师傅每揉捏两粒乳尖一下,媛媛的身体就会轻颤一下。

廖师傅知道她不会拒绝,于是逐渐加大力度地揉着,仿佛要把奶子里的水给掐出来。揉了一会儿,估计媛媛的双乳已经泛红了,他抽出手又从下面伸进T恤里去。

这次他如愿摸到了媛媛肌肤细腻的大腿和裹着白色三角内裤的臀部。他揉捏了QQ的臀瓣几把,手就滑到了女孩的大腿内侧。媛媛的两腿松松地夹着,随便一用力就能把两腿给分开。当他的手指触到内裤的底部时,感觉到了里面透出的湿意。

廖师傅不是古板守旧的人。在法国和意大利的求学生活让他的思想比他的外表开放得多。他虽然惊异这个打工的学生妹竟然会有意「勾引」自己,但是从她身体的反应来看,自己绝对不是她第一个男人。既然人家女孩子愿意玩,自己为何不成人之美呢?

这么想着,他毫不怜惜自己的那件T恤「呲」的一声,棉帛撕裂,接着被抛在一边。媛媛现在只穿着那件漂亮的围裙和内裤躺在那里。她娇羞地将双臂交叉在胸前,含情脉脉地问:「廖师傅,我这么穿围裙好看不?」「好看的不能再好看了……」

他掀掉了自己身上的衣物,爬上了料理台,动作粗鲁地将媛媛胸前的手臂拿开。

肩臂骨感的线条和胸部柔和的球形在围裙的遮掩下非常性感。他隔着围裙上上下下把媛媛的身子摸了个遍,然后说:「以我这么多年揉面的经验,你这团美人面,是手感最好的!」

媛媛甜美地笑了。

廖师傅看着她的眼睛,伸手摸到她的胯间,褪下了那条已经濡湿的内裤,放在鼻尖闻了闻。

「唔,少女的芳香啊……」

他把媛媛抱起,让她跪趴在料理台上,然后一边欣赏媛媛的美背一边解开自己的裤头,早已兴奋起来的阳物终于脱离了束缚。

腰臀的曲线如此窈窕,饱满的臀瓣如此动人。背后那两根带子衬得媛媛肌肤似雪。廖师傅舍不得解开围裙,就让它穿着才具有别样的风情。

「我要插你咯!」他说。

看着少女点了头,他提着肉棒,顺着臀沟上下摆动龟头,沾上了媛媛蜜穴渗出来的香液,探到那令人向往的洞穴口,不紧不慢地插了进去。

尽管里面十分窄小,但非常的湿润滑腻,他没有丝毫阻碍的一插到底。廖师傅确认了媛媛不是处女,就渐渐放弃了怜香惜玉的念头。他扶着两瓣雪臀,从慢到快地抽插着,美滋滋地享受着媛媛十五岁的紧窄小屄。不一会儿,作坊里就响起了淫液的「叽叽」声,男人的喘息声,还有女孩压抑的低吟声。

廖师傅的肉棒很粗,轻易就把媛媛填的满满的。进出间很容易带出穴口内的嫩肉,媛媛感觉自己的魂魄都被廖师傅的动作操纵着,时而重重挤压进身体里,时而几乎要被勾出身体外。

烤炉内渐渐飘出了糕点香甜的气味,可是此刻,廖师傅觉得身下女孩的小屄才是最美味的。他把手伸到两人的交合处,捋到了不少淫液;放进嘴里尝尝,淡淡的咸味中透着一股子清香,好吃!他不禁加快加深了捣弄,催出更多的晶莹液体,湿润了他自己的阴囊和少女的大腿内侧……「……呃……师傅……我的膝盖疼……」

听到媛媛的呻吟,廖师傅终于注意到,她瘦瘦的膝盖就这么跪在料理台上是不太舒服。他舍不得抽身,顺手就将刚才旁边的那块白面拎过来给媛媛的膝盖垫上。

垫好后廖师傅干脆将媛媛的上半身拉起来,一只手扶着她的腰腹,另一只手从围裙侧边伸进去握住一只奶子用力揉捏,上下夹击起来。

终于,媛媛的呻吟变得不能控制。她向后抓着廖师傅的手臂,似乎在抗拒又似乎在鼓励廖师傅加速。廖师傅明显感觉到幽穴里水份更多,他知道女孩快要到了,于是更加卖力地顶着。忽然一大股湿淋淋的东西浇到他的龟头上,小屄一阵抽搐紧缩……廖师傅兴奋了!他在媛媛的高潮中发了狠,短短一分钟冲刺了近百下,然后猛地挺起后腰,深深地、痛快淋漓地射入小屄的尽头……高潮落下,两人交叠着身子向后倒去。

「媛媛,你今天为什么要这样做?」廖师傅平复了喘息,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廖师傅,我喜欢你,也想谢谢你,所以才决定交学费的。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廖师傅心想:「就算我本来对你没有那份心思,可是哪个男人经得住那样的诱惑?」

「刚刚我射在了里面,你要不要处理一下?」

「嗯……应该没事吧!我昨天刚来完月经。」

廖师傅再次惊讶媛媛在这方面的早熟,不过他并不动声色,而是调侃她道:

「呵呵,小妖精,你把料理台都给搞的一塌糊涂了。」的确,不但廖师傅揉好的白面被挪为它用,台面上还洒满了男女交合溅出的淫水……直到现在那根阳物还恋恋不舍地插在红润的小屄里面。

「可是你喜欢,对不对?」

媛媛转过来脸来看他,被滋润过的脸色显得特别娇媚。

廖师傅笑了笑:「在料理台上干一个少女,这真是非常特别的体验啊!虽然自己有点想知道,她的初夜给了什么样的男人……也许是她同龄的男孩子……不过,那又怎样呢?反正看样子她是不需要自己负责任的。」媛媛幸福地躺在廖师傅的怀里,她根本不知道廖师傅心里在想什么,只觉得自己能够和这么一个强而有力的男人激情一回,又报答了人家,她觉得十分满足了。

「嘀嘀嘀!」

烤炉的定时功能在叫了。媛媛翻身爬起来去开炉子,廖师傅颇有些失落地看着自己的阳具从那温暖紧致的小屄里滑出来。他又躺了几秒才坐起,本想用刚才撕掉的那件T恤来擦水渍,忽然看到旁边给媛媛垫膝盖的面团……他眼珠一转,用面团把台面上的水渍全部吸掉了。

「廖师傅,我的酥皮饼成功了!」

看着那个全身赤裸、仅仅围着美丽围裙的少女面色潮红、欣喜地捧着一块酥皮饼,廖师傅心说:「我的新作品也会成功的!」第二天,「翡冷翠」推出了一款限量小点心——曼陀罗小香饼。饼干做成两瓣对弯的样子,中间嵌着一粒可可果。这款小香饼意外的得到男士的欢迎。据说小香饼里面添加了一种十分难得的独特的香料,很多男人吃过后竟有一种上瘾的感觉,所以一个早上就被哄抢一空。

没有买到的顾客纷纷询问廖老板什么时候才会再做这种饼,廖师傅憨厚地笑着回答:「其实,我也很期待有朝一日,能够获得与这种芬芳甜美的『香料』再次相遇的机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