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吃顶头上司的稀屎
吃顶头上司的稀屎

吃顶头上司的稀屎


  

  6 月,我和顶头上司文处长(女)一起去南京出差,要在那里待一个星期左右。其实我并不是很想和她一起出差——虽然她已经快四十五岁了却仍然风韵尤存,但是她平时对手下比较严厉,大家都挺怕她的。不过说句实话,象她这种年纪还能保持这种身材、容貌和气质的女人确实不多了。四十五岁的人也就是一副三十六七的样子,看上去仍然是一个丰满貌美的中年美妇。只是,我想她可能当领导当久了平日言谈举止比较严肃(但是听有些同事说,她在单位里虽然不苟言笑,在外面却还是挺风流开放的可以说是艳名远播了),没有什么女人温柔的味道,我也就没什么兴趣了。加上她比我大了近二十岁,我也不可能对她会有什么非份之想,而她应该也是把我当儿子一辈来看待的。

  到了南京后,当地对口部门热情接待了我们。当天晚上,对方给我们接风洗尘在饭桌上拼命劝酒,而文处长的豪爽在整个系统都是很有名的。于是她也就放开喝,喝完红酒又喝白酒最后还上了啤酒「漱口」。我是个普通科员,于是没有什么人劝我喝,我还保持了百分之七八十的清醒,而文处长则是差不多醉了。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半,接待单位把我们送回住的宾馆。有一个女同志要扶文处长回房间,我为了维护处长形象(怕她因为喝醉而失态)就谢绝了,说我一个大小伙子,扶一个女人还是扶得动的。对方正好省得再上楼多跑一趟,于是我就搀扶着文处长摇摇晃晃进了电梯又摇摇晃晃进了她的房间。

  一进房间,文处长就直奔洗手间狂吐一番,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她面色苍白地出来,往床上一躺就睡死过去了,连鞋都没有脱。我看她这副光景,于是帮她把高跟拖鞋脱了又盖上薄毛毯,看见她白皙性感的双脚,我竟然有了一种冲动。

  本来我准备回自己房间的,但是又怕她半夜醒来还要折腾,于是我就想在文处长的房间沙发上将就一夜算了,万一有什么事也好照顾她,反正我和她年纪相差这么多,也不可能会惹人非议。我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仿佛听到有人在略带痛苦的呻吟。我睁开眼,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我看见文处斜趴在床头。我连忙起身过去问道,「文处,您不舒服还想吐吗?」文处无力地睁开眼睛,看见是我,吃惊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回答,「哦,昨天您喝醉了,我就睡沙发了,我怕您夜里要喝水什么的,有个人也好照应些」哦,你还真有心。「说完,她又」哎哟哎哟「叫了几声。我连忙问,」您还是觉得恶心难受吗?「文处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是,是肚子痛想上厕所,但是又觉得没有力气起来。我每次喝多酒了,第二天早上都会拉稀,而且都是被肚子给痛醒的。「我听到文处当着我的面也不避忌很随便就说出」拉稀「二个字,心里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觉得她说得很淫荡。于是,我就对她说,」那我扶您上洗手间吧。「文处说,「好吧,快点!哎哟,我肚子好痛,屁眼酸死了。」这时,我又听见她毫不隐讳地说出「屁眼」两个字,心里更加觉得兴奋了。我扶着文处到了洗手间门口,却怎么也打不开门,原来昨天晚上她在里面吐完后顺手把门给带上锁死了,而现在还这么早又不可能叫服务员来开门。我正在想怎么办的时候,文处可能肚子又是一阵绞痛,她赶紧用一个手反过去捂住屁眼,嘴里「哎哟哎哟」一连叫了好几声。我灵机一动,用兴奋得颤斗的声音大胆地说,「文处,现在洗手间门打不开。您又这么急,干脆您将就点直接拉到我口里面算了,我帮您接住。

  我做一次您的人体马桶,好不好?」我猜想她肚子这么痛,肯定不会拒绝我的。

  她反问我,「你不觉得脏吗?」我赶紧说,「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其实我一直都梦想能够吃到您这样的美人拉的稀屎的。」文处勉强笑笑,「你这小孩还挺有心的。象我老公最多也就是在我拉稀的时候在后面帮我捧住屁股,免得我脚蹲得发麻抽筋。」我见文处默认同意了,就赶紧躺倒在洗手间门口的地板上。文处可能肚子太难受了也顾不得那么多难为情了,分开双腿脱了裤子就在我脸上蹲了下来。她美丽的屁眼这时就正好在我的嘴巴上方,我则赶快张大嘴巴贴紧了她的屁眼,将她的屁眼完全牢牢地包住。

  只听见文处长长地闷哼了一声,随着一阵辟里啪啦放炮一样的屁声,她的屁眼就在我的口里面爆发了,一大股稀屎标进了我嘴里,竟然没有想象的那么臭,有点苦又有点酸,我觉得她拉稀时不绝于耳的「噗噗」的打屁声和稀屎的味道此刻都显得那样性感。文处的屎拉得非常稀,我一口就全部吞下肚去了而丝毫不觉得难咽,这样的美味肯定是一点都不能浪费的。拉完第一股稀屎后,文处口里情不自禁地叫道「哎哟哎哟。」这样的叫声此时此刻听在我耳里,显得又淫荡又刺激。

  刚叫完,她就把屁股略微抬起了点,这样她的屁眼就离我的嘴巴有几寸的距离了,她双手则反过来捧住自己的屁股。接着,又是一大股稀屎从她屁眼里面直接标进我的嘴里,当然还伴随着连珠炮似的打屁声。这时候,我看清楚她拉的屎的确非常稀,稀屎呈深黄色,就象芝麻糊那样稀。这次,有一些稀屎溅到了我的脸上,而我却丝毫不觉得羞耻,反而觉得很兴奋,我觉得下面都快要硬得断了。

  由于这一次我没有用嘴巴完全包住文处的屁眼,所以她「噗噗噗噗」的打屁声在寂静的房间内听起来特别响。我相信,如果这时候有人从外面的走廊经过都可以听得很清楚她拉稀打屁的声音的。文处穿着高跟拖鞋的白皙丰满性感的双脚就在我眼前,我想到有这样一双美脚的美妇人如今就蹲在我的脸上拉稀,简直兴奋得要到天上去了。

  文处的屁股很大,又肥又白,所以她必须双手反过来掰住自己的两片屁股,才能让屁眼完全暴露在我的嘴巴上面。

  文处这时又叫出声来,「哎哟哎哟,肚子好痛。」看来她昨晚确实喝酒喝坏了肠胃。刚叫完,又是一股深黄色的浓浓的稀屎「噗噗噗噗」从她屁眼里面直喷进我的口里,我则大口大口地吞咽,尽情享受着这些在文处体内酝酿已久的美味。

  由于这一次她的稀屎拉得又多又急,有一小半稀屎又从我口里面溅出来溅到了我的身上和地板上。我见文处双手反过来掰住自己的两片大屁股太辛苦了,而且她肚子还这么痛。于是我也用两手帮她扶住两片肥大的屁股。

  稍微停了几秒钟后,「噗噗噗」,文处又连打了几个响屁,屁眼里面则跟着标了一小股稀屎水出来进入我的口中,我又全部把这些性感的美味稀屎水咽下了肚。我见文处刚才拉的稀屎象水那么稀了,颜色也已经变成了淡黄色,就想她可能肚子舒服了没有再拉的了。我想:真可惜,这么美妙的时刻这样快就结束了,就问她,「文处,您肚子不痛了吧?拉完了吗?」没想到文处并不回答我,过了一会,她头猛地一抬,双手死死地往后掰住自己的两片大屁股,又叫出声来「哎哟哎哟,肚子又开始痛了,痛死我了。」说完,她的屁眼大大地张开,「噗噗噗噗噗」一连放了五个很响的屁,我数得很清楚是一连五个,但是又不见她的屁眼里再泻出新的稀屎出来。我正纳闷,就听见文处呻吟起来,「哎哟哎哟。」我连忙献殷勤,「文处,你都没有再拉稀了,怎么肚子还会这么痛呢?」文处呻吟着说,「每次打完屁以后,我的直肠都会顶着屁眼痛死我了。」我连忙问,「那要我怎么服伺您,才会好受些呢?」文处又「哎哟哎哟」叫了几声,说「你帮我按住尾椎骨靠近屁眼那里,可能会舒服点,我老公平时就这么做的。」刚说完,她的屁眼又「噗噗噗」连放了几个屁出来,我则赶快用大拇指按住她刚才说的那个地方,希望能够帮助她减轻痛苦。同时我的嘴巴也赶快包住了她的屁眼好让她的屁气全部都进入我的口中,让我能够再爽一爽。

  但是她还是「哎哟哎哟」一连叫了几声,我想,如果有人在外面听到她痛苦的叫声,肯定还以为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绝对猜不到是一个中年美妇正在泻稀屎,而且是直接拉在一个男孩子的口里面。

  文处平时看起来仪态万方的样子,想不到拉稀的时候一样辟里啪啦山崩水泻,嘴里还要不停地叫唤,看来她骨子里其实是很风骚开放的,我简直都要爱上她了。

  大概停顿了十几秒,文处的屁眼没有动静了。她低着头,口里「嗯嗯嗯」地含混不清地呻吟着,我小心地问她,「文处,您肚子很难受吗?」她「嗯」了一声,然后又说,「哎哟,痛得我都想死了算了。屁眼也觉得好涨,难受死我了。」我听她这么说,赶快用双手的大拇指用力按住她的尾椎骨和屁眼中间的地方,希望可以让她的屁眼舒服点。按了一会,只见文处的头又一次猛地抬起来,口里面一阵「哟哟哟」地乱叫,我知道又有新的美味要来了,就赶快把嘴巴张得大大的。

  果然,只见文处屁眼里面的嫩肉猛地往外面一翻,伴随着「噗噗噗」「辟里啪啦」一阵阵鞭炮似的放屁声,一股接一股一共五股深黄色的稀屎从她的屁眼里面喷出来,大部分都直接泻进了我的口里,把我的嘴巴涨得满满的。她拉得实在太稀了以至于这些稀屎全部都自动流进了我的喉咙里。

  可能是最后的「重兵」了,这一次文处拉的稀屎量又多又急,除了直接泻进我口里的以外,还有很多稀屎飞溅得我脸上身上地板上到处都是,甚至我好象看见旁边雪白的墙壁上都溅了几点稀屎上去。我感觉自己的胃已经被文处美味的稀屎涨得满满的了。文处泻完最后这几股大的稀屎后,过了一会,又轻轻地对着我的嘴巴放了几个屁。接着,她的屁眼里面又标出了一股纯黄色的稀屎,没有泻进我的口里面,而是冲到了我的鼻子上,把我鼻孔都快堵上了,差点让我窒息,不过却也让我充分享受了文处最后稀屎的气味,竟然有种鸡蛋的香味。我知道这时文处已经拉空了肚子了。果然,随后她呻吟了一句「哎哟,刚才难受死我了。」说完,她反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笑道,「哎呀,我拉了这么多呀。你也吃了个饱吧?」我忙不迭地点头,然后把口里面最后的稀屎依依不舍地吞了下去。

  我对文处说,「我再帮您把屁眼舔干净吧。」文处笑道,「哟,你服务还挺周到嘛。不过也好,我屁眼刚才拉得痛死了,用纸擦肯定会痛上加痛,就让你帮我舔干净屁眼吧。」我抬起头,用舌头把她的屁眼和周围屁股沟残留的稀屎全部都舔掉了。

  文处等我完成了这些工作后,又笑道,「你这小孩看不出还挺会伺候人的,要不是用你上面的嘴帮我接住我下面的嘴里吐出来的东西,我今天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谢谢你啦!」我脸好象红了赶紧说,「您别这么说,服伺您,能够吃到您拉的稀屎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誉,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文处风情万种地看了我一眼,又笑道,「那你以后还想不想再吃呀?」我拼命点头。文处接着说,「好呀,反正我肠胃一贯都不是很好,一个星期都要泻几次肚子的。那我以后和你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想拉稀就直接拉到你口里面,用你上面的嘴来服伺我下面的嘴,可以吧?」我简直高兴死了,一个劲地说,「我求之不得呀!」。

  那一天,文处因为早上那样一通狂泻,整个人都快虚脱了,所以我们就没有出去办事,而是一整天都呆在宾馆的房间。这一天,文处后来断断续续地又拉了三次稀,每次她都没有去洗手间,而是就直接泻进了我的口中。有两次是在洗手间的地板上(后来找服务员开了门),有一次是她蹲在床上,直接把稀屎泻进了我口里。她说直接泻进我口里感觉很刺激,这样她甚至觉得拉的时候肚子都没有那么难受了。所以这天她要泻的时候,就只要她那么「哎哟」几声,我的嘴巴就已经在她的屁眼下等着伺候她了。

  不过,由于她早上几乎把肚子都拉空了,所以她这三次每次都只拉了一点点稀屎出来。最后她蹲在床上的那一次,她只是往我的嘴里面放了几个屁,标了一点点黄色的稀屎水出来而已。后来,她喝了白粥加上吃的「泻立停」又起了作用,她就止泻了。

  第三天和第四天,我们都出去办事了。第五天我们的计划是上午要把事情办完,接着对口部门会安排我们参观紫金山和中山陵,晚上我们就返程了。

  ...........